Discuz! Board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查看: 28|回复: 0

拉速度快聚少105

[复制链接]

74

主题

74

帖子

233

积分

中级会员

Rank: 3Rank: 3

积分
233
发表于 2020-12-2 09:55:0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不平凡的两个“敬礼”
  

  不平凡的两个“敬礼”

  ——赖德术

  

  

  一个普通的教师,撇开“教师”的称谓,就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。在教师行业里,带“模范、优秀、先进的红花”固然不少,但更多的应是“默默奉献的绿叶”。这些“绿叶”老师,对类似“历史只记功劳,不记苦劳”那样的话,可能不是很在意。他们只知道“大爱人生”,只知道 “一辈子都得爱护学生”,只知道做好日常的平凡的不断重复的类似“打勾或打错”的小事。

  有爱的付出,就会有爱的回报。下面我想说说去年我得到的两个敬礼故事,第一个是学生的,第二个是学校的客户的木匠师傅的。

  (一)学生的敬礼

  先说学生的敬礼故事:去年,学校安排我教初二(3)班的语文。这对我来说是难宁可贵的机会,因为我有好几年没上语文课。我当然应该好好珍惜了。对各方面的工作,总是希望尽自己的能力,做到最好。对作文全批全改,对书面作业全批全改,对各类辅导资料作业也全批全改。全批全改是做到了,有时,也马虎批改了事的,那是会因时间上来不及了。而我做得最多是每天早读的默写一到三首古诗,然后全批全改。班级语文成绩在全年级8个班中,第一学期中考成绩是第四名,期末成绩是第五名。这两次考试,让我感到默写得分率还是不高,原因有两个:一是十分的默写小题,还有学生得零分,二是十分默写题,写了大多的错别字。廖志恒同学便是属于后一种。有一次课前,我点了他的名,说他的作业没做好的。没想到他竟“唰”的一下子站了起来,大嚎道:“我哪一次作业没做好!”我给吓慌了神,心想,这下又闯祸了。幸好,我没理他,他自己又坐下了。默写一句古诗,错一个字便零分,那就等于默写一首诗,如果错一个字就可能得“零”分。我按照这一个想法,便暗中自作规定:每天早读课,先读后默。学生每人默一到三首诗歌,全班全收。我要做到全批全改。另外,我还要求学生单人单桌,并把书桌反过来放,主要是想通过硬性措施,消灭古诗默写得“零”分的同学。措施本来是好的,可是实行到第三次时,同学们抵住了,不愿做了。我只好改了,同默的三首诗,只错了一个字的,就不再重默了。到第四次时,就只生下几位同学了,其中就有廖志恒。他们几个利用上课的时间,再次默写了三首诗交给我。这一节课,我是带着三位同学的第五次默写稿离开这个班的。这天下午,学校通知我说,这个班的语文课改由另一位老师上了。这“莫名的忧愁”上来了。我把台上的作业改好,也把这三份默写纸逐字逐句的改好,夹在作业上,叫科代表发了回去。之后,该班的学生,见了我,就远远地叫老师好。我总是躲的远远的。我知道,那是因为我不受学生欢迎,才不让我教那个班的。我没脸见他们。

  可有一天课间,体育课上课前,在一楼阶梯教室前,我与他们全班相遇了,廖志恒同学竟大步上前,用他在军训学来的,向我敬了一个他的最标准的军礼。我那时心情仍极度忧郁,也不敢多看,自然地张开笑脸,摆开手,简单地说了声“同学们好”,就匆匆离开了。可这一年多来,他的这一个军礼,在我的心理,是凝固的,是爱的收获著名青少年白癜风专家,是师生之间爱的互动,是学生对老师的爱的奖励和回报。师生之爱,学生先知,学生铭记啊!他的这一个军礼,成了我一年多来每天都笑逐颜开的精神动力。(当年的初二(3)班,今年是初三毕业班了,衷心祝愿他们考上心仪的学校。)

  (二)木匠的敬礼

  现说说在同一个学期里发生的另一敬礼的故事:我在学校总务处兼职打杂做了有三四年的工夫,刘主任很好,从不兼钱,当然也容不得他人胡来了。盐田有个骆木匠,龙川人,为学校修补门窗、讲台、桌椅有二十多年了。我与他打交道也不是很多,主要有那么几次:检查他修过的门窗、电脑台合不合格;大约每隔三个月给他季结一次工程款,并给他出一张工程结算证明,让他能到税务所开一张发票,然后拿到学校报帐,领回工程款。最大的生意是有一个学期为美术班做了两次柜子,合起来不到三万块钱。还有一次私人交往,我叫他到我家修了半天的门,他没出材料,我给他付了50元的人工费。我是不抽烟的。他每次来总会殷勤给我递烟。如果你尝了一支,他就会把那半包烟死塞给你。我当然不会要。

  后来,学校给我安排了初二、初一两个级两个班的语文课,我就没在总务处兼职了。大约两个多月后,在洪安围桥头的斜坡上,大约相隔五米之远,他在坡上,我在坡下,他挺直驼背身子向我敬礼:“老师,您好,好久不见您了,您在哪个办公室坐啊?”……我想,这个礼是给我的,也是属于我们全体老师的。

  没想到,这个礼成了他永恒的礼。真可惜啊,这位骆木匠于去年暑假爬山的时,心脏突发,途中毙亡。盐港中学好几个老师及员工自发捐款吊唁。我因到外地参加党员活动,不知此事。未与吊唁,甚憾。

  这两个敬礼,让我一直思考着,回忆着,憧憬着:自1985年7月毕业分进盐港(盐田)中学,近28年了。在这里,我奉献了青春,奉献了中年。我是最平凡最普通的一个老师,做了6年的少先队的辅导员,2年的团委书记,做了十多年的班主任;教过语文、历史、地理、生物、美术、摄影、就业、思品等多种科目。有幸教过一些远走高飞的高才生,但现在成为邻居的大多是平庸的学生,是他们成了自己的好朋友。当老师久了,师生关系就成了纯种的“良师益友”的关系。近三十年的教坛生涯,在学生的作文里,有五人次把我当作是慈祥的父亲——那失去父爱的家庭。现在还读初二的一位学生,在一次期末考卷里,还把我作为父亲来写,并赋诗一首作结。我的理解是“我做到了把大爱奉献给学生。”两年前,我在老家紫金建了小房子,落成之日,我1985年初到盐田教的第一届初一的学生,来了15人,共三辆车,为我喜贺新居。让我感到幸福无比。

  敬礼,在部队是日常礼节,在文章中也频繁的使用,其用意应属平凡。而一个学生,一个老百姓对一个普通的老师行军礼,那是在含有较高的尊敬成份所驱使下,才能举得起来的。

  从教二十八年来,我始终只是一片绿叶。我为能释放“大爱”而自豪,我为能得到“敬礼”而自豪。

    

    

  2012年6月18日夜于盐田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六合宝典|六合宝典高手论坛

GMT+8, 2021-1-16 04:10 , Processed in 0.109201 second(s), 18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Copyright © 2001-2020, Tencent Cloud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